400-628-7280

加入和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会员中心

电子邮箱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双击此处添加文字

P2P网贷监管要从战略高度开展
来源: | 作者:林国峰 | 发布时间: 2014-10-23 | 501 次浏览 | 分享到:
      2013年以来网贷行业持续高温,不管什么人都想到网贷行业分杯羹,以为网贷行业可以赚大钱。年初以来,社会各界一直在谈网贷监管,按说对P2P网贷进行监管也符合国际惯例,美国因为规范的早,所以P2P发展的比较快。而英国虽然P2P业务起步较早,但因为迟迟没有启动监管措施,所以P2P行业整体发展较为缓慢。个人认为规范是好事,有利于行业发展。但关键是,规范的目的和出发点要想清楚,那就是为什么要监管?监管的目的是什么?想明白这个,采用什么样的监管手段、该由谁来监管自然就清楚了,根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几年了都是一直在讨论,从来没结论。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认为网贷行业的监管根本就不是银监会或人民银行一家的事,网贷这种跨行业的新生事物绝对不能重蹈以往管理方式的覆辙。网贷平台所从事的业务横跨互联网和金融,这种平台的监管绝对是个系统工程,是要从国家层面上给予重视的。在当前国家经济举步维艰,包括国有和民营的实体经济全面衰退的时刻。怎么做才能重振国家经济?怎么做才能降低就业率?怎样做才能改善国民收入?是重复当年的四万亿?还是现在广泛流传的微刺激?如果还是采用类似四万亿的做法,几年之后,我们所面临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困境将会异常严峻,甚至会严重到威胁国家安全的程度。

这一次的经济“不举”其实与当年的四万亿有着密切的关系,当年的四万亿主要的受益方是国企、国企的广大职工及寄生于国企的企业,这些其实都是现在我们今天所说的既得利益者。历史发展到今天,当年四万亿的硝烟还未散去,国家就再一次面临了经济表现不佳,如何重振经济的问题。而这一次我们所面临的社会矛盾已经非常严重,可以说到了一触即发的程度。因为一直以来生活在社会中下层,没有被所谓四万亿惠顾的人群今天生活可以说用举步维艰来形容。因为当年的四万亿抬高了房价、抬高了医疗费用、抬高了学费等等,总之中下层人群各项生活成本几年来大幅度飙升,但这些人群的收入却几乎没有什么增长,甚至在现今的更高房租、更高学费、更高医药费的社会状况下,占人口大部分的这些人的收入出现了严重下滑,家庭可支配收入严重下降,生活质量堪忧。

上述情况的解决,需要战略层面上给予统筹规划,此轮的经济改革和刺激政策必须以改善人口众多的社会中低层人群收入为主,否则,将严重加剧社会矛盾。令人欣喜的是,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这一届党和政府已经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并正在采取措施改革痼疾,反腐和改变政府工作作风相关措施正在强力推进。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一个习惯了部门利益至上,权力要尽可能多抓,敏感的、不确定的事要尽可能少管的官僚社会里,哪个部门愿意跟别人分享权力?有多少官员真的为老百姓的生计着想?哪个部门愿意担当?

为什么要提这个?因为要解决当前的中国经济问题,振兴国家经济,改善中低层人群收入,必须要发展实体经济,扶持和鼓励更广大人群创业。而要达到做到这些,就必须解决一直以来的小微企业和创业融资问题,早在2007年我应《中国中小企业》杂志之约撰文探讨《面对外资银行刺激》我们的银行系统如何行动起来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从发表该文到现在,我国的金融服务体系越来越健全,小额贷款公司遍地开花,但这个原本是为了解决三农和小微融资难问题的产物如今越来越像高利贷公司。做业务时大多仍是没有抵押,没有担保不做,这种做法与银行的作为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原来贷不到款的还是贷不到款,想创业的仍然融不到钱。为什么小额贷款公司会走上现在的这条道路?就是因为我们国家没有把小额贷款公司定位清楚,并从国家层面出台政策鼓励、引导和扶持小额贷款公司向三农和小微倾斜,为创业者融资。政府的风险规避行为和凡事交给市场解决的行政不作为导致了这一问题的出现。我想国家的想法也很简单,这些人群所面临的融资问题应该由市场解决,凭什么让国家管?但我就有疑问了?四万亿政策出台的时候是计划下去给国企用的,那时怎么不提市场?小额贷款公司就是因为缺乏政府层面的引导扶持和激励约束措施,才在过度市场化、经济利益至上的经营行为中走上了歧途,没有起到应有的补充传统金融体系的作用。

既然以往线下小额贷款已经走上了“邪路”,是不是这次网贷监管应该引以为鉴了呢。令人遗憾的是,这次网贷的监管依然是个别机构在唱独角戏,依然在演绎着“根本不坐公交地铁的人在规划公共交通系统该如何建设,如何管理。”的故事。依然由某个部门唱独角戏。

个人认为,国家在出台P2P监管政策之前,必须明确P2P的战略定位,从战略高度明确P2P在发展实体经济、促进经济繁荣、改善中低人群收入的价值和作用,尤其是要明确网贷在促进中低层人群提高收入过程中的公益作用,并对这些公益行为作出补偿,通过P2P网贷去从事一些公益扶持或发放明确用途的低息贷款可以弥补现有金融体系覆盖面狭小,运行成本高等问题,极大地提升资金发放使用效率。同时,在定位了P2P网贷的半公益性质、相关具有引导作用的监管措施到位后,一些唯利是图、想赚大钱的人可能就会慎重考虑是否从事网贷业务事宜,此举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净化市场的作用,现在一窝蜂式的进入P2P领域的事情可能也就不会发生(如果收益比较低,又不能接触客户资金,进入这个领域的人肯定是那些有爱心、想回报社会的人,想赚大钱的人就不会选择进入这个领域)。

在网贷监管方面,我们决不能单纯地跟国外学监管手段,美国有12715家银行,其中服务大众的社区银行9000多家,我们国家大大小小的银行加起来只有375家。所以美国的监管措施无需过多考虑民众通过什么途径可以获得金融服务,因为他们的金融体系已经做到了无孔不入。

而我们国家必须思考通过什么方式可以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全面的金融服务,促进创业和融资,现在的储蓄所只能提供存、取等基本金融服务,大部分老百姓根本享受不到便利的信贷服务。我们的网贷监管应该从中国国情出发。因为如果考虑到我们人口众多、贫富差距悬殊、经济下行、失业率上升、社会对立在逐渐加剧、金融体系不健全等实际问题,就不难发现中国P2P网贷的监管是个系统问题,具有典型的中国特色,根本不是单纯的监管问题。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国务院层面给予定位,并组成由发改委、商务部、工业和信息化部、人民银行、银监会等多个部门共同参与的工作小组来做,当然可以指定银监会或其它部门为责任部门。

况且,我们今天的P2P网贷行业面临着严重的人才稀缺问题,难道我们的某一政府部门就一定拥有横跨互联网和金融的复合型人才?可以独立制定出相关监管政策,以我对当前中国政府部门的了解,不管你相不相信,至少我不信。

总之,必须从战略高度,系统思考网贷平台在解决当前所面临的经济问题、完善金融服务体系工作中的价值和作用。网贷监管,不能一“监”了之,必须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盲目的出台形而上的片面监管措施,不但会危及网贷行业来之不易的大好发展局面,更有可能危及到整个国家的经济走向,给国家发展带来预想不到的伤害,也只有这样,网贷行业的高烧才能退下来,类似科讯网跑路的事件才会逐渐消失。

上一篇: